信息收集与导航
快速询价X
快速询价 拨打电话

青联人|郝铎:中国标准创造中国速度

提梁机事故 提梁机 2021-10-25 16:59

作者 |《中华儿女》记者 梁伟

编辑 | 王碧清

2021年9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会(简称“十四运会”)开幕式在西安奥体中心体育场举行。此时,全国青联委员、中国中铁一局新运公司铺架队队长郝铎多了一个身份——十四运会志愿者,负责比赛场馆内部维护保障工作。他说:“志愿者,人们赋予他多少内涵,社会就给予他多少动力。他是爱心的承载者,是奉献的动力火车。作为青联委员,我愿意投身志愿服务,践行社会责任。”

能够有时间和精力参与到十四运志愿服务,是因为郝铎参与建设的鲁南高铁工作进入收尾阶段,这是他从业以来参与完整建设的第八条高速铁路,参与施工的更多达十多条。京沪高铁、郑西客专、西宝客专、银西铁路、郑阜铁路……都有他的付出和汗水。这些年来,郝铎凭借自创的“6环节42字箱梁架设质量安全管理办法”和“备架箱梁梁缝预匹配法”等“郝氏工作法”,带领团队不仅实现了“零缺陷”“零隐患”“零违章”架设箱梁超过11000孔,还多次刷新高铁铺架全国纪录,他也成为世界高铁“900吨箱梁”铺架领域5项“中国速度”的创造者和保持者。

郝铎说:“工作14年,在平凡岗位上,我始终通过努力实现自身价值。这其中有苦也有泪,但看着一条条高铁开通,人们生活幸福感不断提升,所有牺牲和付出就都值得。”

“军营,是一座火热的熔炉”

1986年,郝铎出生于陕西兴平一个中药世家,家中三代行医,爷爷更是当地远近闻名的“中医圣手”。郝铎说,自己曾经也想过学医,但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仅一闪而过。高中毕业那年,父亲建议他去当兵,告诉他“军营,是一座火热的熔炉,有志青年投身其中,淬火成钢,让青春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那时候,他对于封闭的部队稍有抵触,但一想到能走出兴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欣然接受。

2004年11月,郝铎终于走出兴平,独自坐着绿皮火车,驶向新疆奎屯,开始军旅生涯。从咸阳火车站一路颠簸和中转,40多个小时的硬座,跨越2800多公里,终于抵达新兵营。那一刻,对于火车行进速度,郝铎完全没有概念。

当兵辛苦,在新疆当兵尤为辛苦。每天,郝铎体能训练五公里,从起跑第一步就必须坚持到最后,越往后,越艰难,越要坚持。“在部队,不管任何时候,再难,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他一直这样鼓励自己。2006年,为提高部队官兵实战化水平,检验单兵及协同作战能力,郝铎所处部队在戈壁滩上开展为期三个月的实地驻训演习,酷暑、酸痛、疲倦……一次次演习不断锤炼着战士们,他们挑战身体极限,一把钢枪飞驰疆场,一身戎装保家国安康。

在部队两年,郝铎军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与战友关系也颇为融洽。在他记忆里,老兵们每年最盼望的日子就是回家探亲,但不少战友回来时都垂头丧气。原来,新疆偏远,家在浙江、福建等东部沿海地区的战友,花在火车上的时间就将近一周,能陪家人的日子屈指可数。所有人都在感叹:中国的火车什么时候能跑得更快些?郝铎当时就萌发了一个念想,退伍之后,有机会一定要参与铁路建设工程,让兄弟们能更快回到家。

2008年,随着“将京津城际铁路建成世界一流城际铁路,建成我国高速铁路的示范性和标志性工程”这一目标化为现实,中国铁路现代化建设实现质的飞跃,这是中国铁路进入高速时代的庄严宣告。京津城际铁路是我国第一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国际一流水平的高速城际铁路。中国铁路仅用三年时间就跨越发达国家铁路30年的高速历程,令世界铁路同行惊叹。也在这一年,退伍一年多的郝铎被招工到中铁一局新运公司。他说:“只要有空就会在网上查找一切关于高铁的信息,关注高铁建设进程,关注哪里有企业在参与高铁建设,与其说这个工作是我等来的,不如说我‘蓄谋已久’。”

幸运的是,郝铎第一项任务就是高铁项目,他被安排到陕西华县郑西高铁五经部架梁一队施工现场。迈进工地那一刹那,他惊呆了,长72米、宽12米、高12.638米的900吨级架桥机矗立在桥墩上,极具视觉冲击力。“就像巨大的钢铁怪兽。虽然之前在网上看到图片,知道这是架梁用的设备,可真正看到实物的瞬间,我还是非常震撼。近距离接触架桥机时,心里特别激动,感觉有了跟朋友炫耀的资本。”郝铎笑着说。对于这个庞然大物,郝铎极感兴趣,他想知道架桥机的工作原理,甚至幻想着能够操控“怪兽”。

“这是我干的活,跑得还挺稳”

对什么都好奇的郝铎被安排学习操作运梁车,老师傅给了他一本运梁车说明书,郝铎下班后就翻开仔细看。为了加深印象,他找来本子和笔,从目录开始抄写,每天都要抄上好几页。下班后,室友休息,他就蹲在地上、趴在床板上抄,边抄边思考。第二天到工地,再找出设备部件一一对号,遇到不懂的问题就去问师傅。

郝铎(中)向员工讲解机械结构

“那段时间,一门心思就是要搞清楚这套设备,有些走火入魔。”郝铎说,“有一次,突然对运梁车均衡油缸上的液控单向阀产生兴趣,想知道它里面到底是什么结构,于是我就趁车辆保养的时候,偷偷从车上拆了一个,躲在旁边研究”。师傅发现车上少了零件,看到拿着单向阀的郝铎,一顿训斥,将阀块重新装回油缸后,递给他一个旧阀块,“拆去吧”!靠着这样的方法和师傅们传授,他将64个轮子自重255吨的运梁车、自重560吨的架桥机、载重900吨的提梁机操作方法和工作原理全部牢记于心。所以,他在实际操作运梁车时,仅仅用了五分钟就熟练掌握,这成为当时学徒中的神话。至此,从运梁车到架桥机、提梁机,郝铎掌握了整个铺架设备的实际操作。

郑西高铁工程完成后,机器的转场需要就地拆除,然后运往新工程地重新拼装。一拆一装,本身就是一项耗时巨大的工程。郝铎却认为:“要想彻底了解机器,拆装设备就是最直接的办法。”2008年11月14日,郝铎和队友完成设备拆除,一起送往京沪高铁项目。京沪高速铁路将是世界上一次建成线路最长、标准最高的高速铁路,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投资规模最大的建设项目,其中的拼装环节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因为人员短缺,团队被分成四个小队,“新兵”郝铎带着更新的40名学徒开始了艰难的工作。“刚进场的时候,我们面临着新手多老手少,天气寒冷、夜间部分作业无法进行,设备新结构变更等问题,如何在规定时间达到设备拼装要求,成了一个难题。”郝铎说,“最初几天,我对新分来的学生做了充分了解,根据专业、喜好和能力,以老带新,将所有人进行分工安排,协调沟通各部门对新人进行有效技术支持,针对学生进行一对一现场培训,让新人快速找准定位,并能迅速、主动进入工作状态”。

没有作息时间,天亮去工地,天黑就睡觉,不知道几点钟,不知道星期几,郝铎带着学徒们,不到40天,完成提梁机拼装和调试,以及运、架设备主体拼装,创造行业全国记录。运梁车255吨,架桥机560吨,这些设备的拼装,以往至少需要两个月。从京沪三队、四队,再到一队的设备拼装,至2009年底,京沪架梁一队顺利完成管段内架梁任务,郝铎带领的班组更是“零事故”顺利完成任务,他因此荣获“火车头”奖章。

“热情高涨,求知欲很强,就想知道高铁建设的一切,这大半年时间学到不少高铁架梁的知识技能。”郝铎说,他对提梁机、运梁车、架桥机设备有了更充分、更深刻认识。他明晓架桥机每一个结构件作用,每一处结构件如何受力,几个结构件组装起来又是怎样的效果。这对于郝铎的成长起到关键性作用,而在京沪线上工作的日子里,他也深刻体会到当兵两年的重要意义,那就是坚持!流动性工程单位相较别的行业更为辛苦,但是对于经过部队洗礼的郝铎来说,这显然算不上什么,他在当兵两年中潜移默化学会了坚持,能够坚守一线。

郝铎对运梁车进行监控

后来,在电视新闻中看到京沪高铁通车仪式,郝铎颇为自豪。当带着老婆孩子第一次坐上京沪高铁时,他美滋滋的,“这是我干的活,跑得还挺稳”。

在家门口修铁路

2010年,郝铎转战西宝客专。这条高铁线有一站的架梁基地就在兴平,对于郝铎来说,这就是给自己的父老乡亲修高铁,很有成就感。项目中,郝铎负责工程调度,从建基地到最后通车,他都坚守在那里,所有工作细节他都要清楚。每天施工进度需要周密安排,为提高施工工效,他带领班组成员将每一个架梁环节所用时间精确记录到秒。之后经过反复思考和推敲演练,优化各道工序和各环节衔接,将原先架设一孔箱梁需要6小时以上缩短至4小时以内,将900吨箱梁架设效率提高三分之一。

在西宝客专,所有时间都需要精打细算,郝铎虽然就在兴平,却没有时间回家看望父母。“那时候太忙了,我从铺轨基地到杨林,两个多小时路程,都在电话中处理工作,同行的人愣是没有和我说上一句话。有一次,父亲打电话找我,整个上午都是占线,不是和一个人交代工作,而是我一上午就接了176个电话。”说到这里,郝铎有些无奈。

西宝客专顺利通车,郝铎调任兰新第二双线参与施工,任职架梁班班长。新疆的自然环境相较内地更为艰苦,但是对于在这里当过两年兵的郝铎倒是多了一份熟悉。2012年底,突降暴雪,20多公分厚的积雪封锁运梁车运梁通道。郝铎接到任务,带领班组成员仅用两天时间,就完成12公里梁面积雪清扫。

极寒天气,运梁车经过连续作业,部分部件磨损严重,主油泵油封出现漏油现象,致使运梁车不能正常运行。因为对设备非常了解,郝铎主动申请临时调入机组,对运梁车进行维修。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他带领工友徒手完成运梁车主油泵更换,当晚运梁车恢复正常。最后,整个班组在极寒天气条件下仅用17天,便安全顺利完成最后14孔、900吨箱梁架设任务。对于郝铎来说,参与兰新二线施工,真正圆了当初的梦想——以前新疆回西安坐火车要40多个小时,现在只需要8个小时。

工作以来,郝铎先后参建郑西、京沪、西宝、兰新、西成、银吴、郑阜等数个高铁和客专项目,带领团队数次刷新高铁铺架领域全国新纪录。西宝客专施工中,项目部施工生产高潮期,他带领全班人员实现单机、单班11小时50分钟架设4孔箱梁的高产记录。银西高铁银吴项目,他带领团队在两个月内取得双机月架180孔以上的好成绩,并一举创造单机月架箱梁148孔新纪录。郑阜高铁项目,作为架梁现场负责人,他助力项目创下单机双班架梁151孔新纪录。而后他担任铺轨队队长,首铺后第5天便创下单日7公里铺轨记录,随后又创下单日11公里新纪录。

郝铎(左)作为十四运会志愿者,引导观众入场

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郝铎对安全质量、科技创新的高度重视。2016年,“郝铎劳模创新工作室”成立,员工广泛参与,围绕企业中心任务和重点、难点问题,发挥团队优势,产学研相结合,带动员工共同成长、共同进步。工作室成立至今,取得一系列成果:制作加装架桥机纵移过跨限位急停,运梁车对位限位急停装置;研究制作粒料道床夯拍装置,用机械代替人工,提高了粒料道床整体质量和外观标准;研究制作导梁无支腿横移装置……

14年来,郝铎一直在一线冲锋陷阵,获得多项荣誉: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青年岗位能手标兵、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陕西青年五四奖章……郝铎有愧疚,也有遗憾。愧疚的是,每年新年之前接到父亲电话,“今年过年能回来吗”?他已经连续六年没有陪父母过春节。遗憾的是,结婚7年,他陪伴在妻子身边的日子不足半年,没有见证儿子成长,只陪伴他庆祝过一次生日。

但郝铎从未后悔,他知道自己做的是有意义的事。做好高铁铺架施工技术的革新和推广,让“中国高铁”名片在世界更响亮,他是在提供“中国标准”基础上,又创造出“中国速度”。

[ 本文刊于《中华儿女》杂志2021年第17-18期 ]

 

联系我们
  • 王经理
  • 0373-5878988
  • 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工业园
公司简介
美国提梁机生产厂家,公司是生产提梁机厂家,提梁机是为路桥建设专门设计生产的门式起重机,运行方式有轨道式提梁机和轮胎式提梁机,提梁机出口东南亚及一带一路多个沿线国家地区,根据市场需求,公司还设有提梁机安装,提梁机回收,提梁机租赁,提梁机移装,提梁机设计等业务配套。产品设计生产制作流程严谨务实,每台产品首先经过科学计算,选用优质原料经过各种精加工处理,产品成型后经过严格的质量检验(自检或监检)合格后方可出厂,产品应用广泛销往全国各地服务众多企业,部分产品远销东南亚、欧美、非洲等国家和地区,全国各地市设有分公司或办服务处,为用户提供快捷的售前、售中和售后服务,真诚希望社会各界朋友携手我们,精诚合作,共创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