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收集与导航
快速询价X
快速询价 拨打电话

市中心最大蟋蟀交易市场上海爷叔摆摊头卖本地油葫芦白相蟋蟀也算是一种文化?

上海电动葫芦哪里买 电动葫芦 2022-02-10 09:18

中秋过后,正是上海人白相蟋蟀的好辰光。有谚说“蟋蟀叫,秋凉了”。在晚上,走在市区的马路上也可以听到蟋蟀不绝的叫声。那么,现在我们去哪里买蟋蟀呢?还有人会白相蟋蟀吗?

近日,晨报两位曾经的“虫友”记者前往上海市中心最大的蟋蟀交易市场进行了一番探访。

位于普陀区灵石路的岚灵花鸟市场是上海市区最大的花鸟市场之一。从地铁7号线新村路站下来,往北走7分钟,就能看到市场入口之处有一块提示牌(见上图),疫情期间禁止在花鸟市场及其周边聚众斗蟋蟀。据介绍,这是疫情期间,市场管理部门为了大家安全考虑而设立的提示牌。看来,距离蟋蟀交易市场不远了。

沿着花鸟市场走到底,有一栋名为聚奇城的建筑,这里就是被业内誉为上海市中心最大的蟋蟀交易市场。据业内人士介绍,这里有近百家摊主和店铺,每年8到10月间是市场最热闹的时段。

在这里,没有老板、顾客和商品,只有虫商、虫迷和虫子。来买蟋蟀的爷叔们大都头上戴着头灯,有用嘴夹着蟋蟀草,他们每到一个摊位就拿着蟋蟀草“挑逗”蟋蟀。一旦蟋蟀被挑逗,震起翅膀发出响亮的叫声,爷叔们就可分辨优劣了。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位绍兴阿姨摊主带来的蟋蟀都装在竹筒里,她把蟋蟀倒在手上用网罩着给顾客看。

71岁的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从小白相蟋蟀到现在:

小辰光我去文庙、万商,之前我去曹安路,后来去真北路,现在来岚灵。早上和老朋友约了斗蟋蟀,结果老朋友爬勿起来,还是来市场兜兜看看。

前几天,儿子给沈先生新买了一辆电动车,今天沈先生就直接从美兰湖开过来了,路上花了一个小时。之前,沈先生在网上预订了去山东兖州的火车票,结果临行之前,一位熟悉的摊主告诉他,今年市场因为疫情原因不开放,叫他不要来了,所以决定还是在上海买蟋蟀了。

对于挑选蟋蟀,沈先生有自己的一套经验:

你看,搿几只蟋蟀面孔忒短,而且呒没开牙。从品相上来说,蟋蟀的面孔要像马、虎、狮搿三种动物;从颜色上来说,蟋蟀面孔要黑,就像京剧里面的武生一样,邪气凶猛,如果是白面书生,大灵勿灵。

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有三个子女,但他们现在都不在玩蟋蟀了。“我最小的儿子今年也三十七、八岁了,他读初中的时候也是和我一道白相蟋蟀的,但现在有了小孩以后,他(蟋蟀)看也不看了,可以这样讲,我买回去的蟋蟀,他连看一眼的兴趣也呒没。”

记者在现场遇到一位72岁的上海爷叔,他告诉记者,自己最近已来过八趟蟋蟀市场了,但都没有觅到一只好蟋蟀。爷叔在一卖山东梁山蟋蟀的摊位挑了两个多小时,也只挑到三只蟋蟀,临近中午了,爷叔准备回家,就拿起最后一个虫罐,一打开盖子,爷叔眼睛一亮:

迭只虫好额,赞个,赞个。迭只虫衬衣直至尾端,露翅而不超尾,美名“双飘带”,口门重,且能盘能夹。

而摊主在一旁高声嚷道:“梁山‘双飘带’,天下都无敌!”

王先生退休之前在国企担任领导职务,他告诉记者:自己从穿开裆裤就开始白相蟋蟀了,在自己认识的虫友当中,有退休的大学教授,也有不少专家和领导。谈到以前大家喜欢蟋蟀,王先生讲了一个笑话。有一次,自己厂里的职工小张晚上要去和女朋友约会,他和厂长说:“厂长,我夜道搭仔几个朋友帮侬去乡下头捉蟋蟀,下半天我就早点回去了。”厂长挥挥手说,“去吧,去吧!”

作为曾经的虫友,晨报摄影记者任国强分享自己的经验:

小时候我也捉过蟋蟀,就在老房子墙角找,循着叫声用手电照,一点点把砖头移开,看到就用手罩住。蟋蟀草我也会弄,找二叉的草,从中间一点点向两边撕开,再并拢,用手指一撸,须须头就出来了。小时候也呒没条件买蟋蟀盆,就在小一点的搪瓷缸里向放几粒饭米碎。

记者在现场看到,AA级的蟋蟀价格在几十元左右。一位摊主告诉记者:“自己今年最大的一笔单子是三千元,大约几十只蟋蟀。现在价格贵的蟋蟀卖不动,大多数市民对于蟋蟀的心理价位也就是30到50元之间,因为现在都是买回去自己养着玩的。”

一位阿姨告诉记者,自己和老伴前几天来选了一批蟋蟀,一共十九只,摊主开价25元一只,最后成交15元一只,感觉还是比较合算的。

有摊主表示,挑选蟋蟀还是需要注意,目前外面有些市场中有“白虫”和“秋虫”两类在销售,“秋虫”为野生的蟋蟀,而“白虫”为人工饲养的蟋蟀,看上去体型比较大,市民一般肉眼很难识别,有些摊主会说明,但有些摊主不会说明。对于为了买来斗蟋蟀的虫友来说,两者还是有区别的,买到“白虫”等于吃药。

在聚奇城一楼,有一些精品店铺,这些商家所销售的蟋蟀价位普遍比三楼的摊位要高出一个档次。一位店铺老板告诉记者:店里的蟋蟀100元一只,5只起卖;如果要买便宜的蟋蟀,那就是从之前客人选过的品种里面挑,价格为50元一只。

在一家精品店铺,老板展示了用于称量蟋蟀体重的精密仪器,这家店去年有多只蟋蟀品种参加业内举办的所谓“中国蟋蟀超级联赛”,并且得奖。

蟋蟀价格在经历了之前的巅峰之后,而且经过市场治理之后,现在已经趋于理性。据老板介绍,去年上海售价最高为一只“黄牙白青”品种的的蟋蟀(见图),交易价11万,价格堪比黄金,放在蟋蟀圈也可以说是天价。但买家最后发现,这是一只中看不中用的“文将”(术语:不会斗的蟋蟀),而此事也成为蟋蟀圈的笑谈。

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说道“当然,好的蟋蟀是无价的,因为还是有一小部分人确实是喜欢蟋蟀的。”

今年64岁的朱先生是蟋蟀交易市场当中唯一的一位上海摊主,以售卖上海本地油葫芦和本地三尾子(沪语,雌蟋蟀的意思)为特色,另外还出售各种蟋蟀盆。朱先生告诉记者:退休前,有位朋友邀请他来市场帮忙,朋友负责捉蟋蟀,他负责看摊,赚到的钱大家对半开。前几年,朋友因为其他原因而退出市场,他就接手成了这里的摊主。

朱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所售的本地蟋蟀主要来自上海郊区,以嘉定、青浦、闵行三区最多,其中七宝和莘庄的本地蟋蟀品质比较好,虽然市中心也有蟋蟀,但勿灵,所以勿会去抓。

在家人看来,朱先生摆摊卖蟋蟀是属于不务正业,但朱先生却认为:

白相蟋蟀其实是一种文化,之所以能从唐代延续至今,这就是最好的铭证。自从自己深入进去之后,只有两个字“有趣”。我看到很多虫友,宁可缩衣节食,也要买一只好的蟋蟀。我作为退休人士,摆个蟋蟀摊头还能赚一点小钱,结交许多虫友,也算是老有所乐,何乐而不为呢?

回忆起小小辰光斗蟋蟀的场景,朱先生仍然是历历在目:

我从6岁开始白相蟋蟀,勒小辰光,搿就是一种童趣。那时候大家条件不好,就把蟋蟀放在搪瓷缸里面,交关小朋友聚勒一道斗蟋蟀,邪气有意思。

朱先生告诉记者,每周三和周六是蟋蟀市场最热闹的日子,因为大多数虫友都知道这天市场会进货,有机会选到好的蟋蟀,所以人多。对于以后还会不会有人养蟋蟀?朱先生感觉(蟋蟀市场)有点走向末路了:“从现在的大趋势来看,白相蟋蟀的人越来越少了,哎……”

当记者从蟋蟀市场离开,走在楼下的花鸟市场通道时,一位家长对好奇于蟋蟀的儿子训斥道“现在啥人还白相搿种物事,侪是老头老太白相个。”

对了,蟋蟀,上海人也把它写成“才蝍”,再高级一点就是“ 蹔蝍”。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严山山

 

联系我们
  • 王经理
  • 0373-5878988
  • 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工业园
公司简介
美国电动葫芦生产厂家,电动葫芦分为钢丝绳电动葫芦和链条式环链葫芦,钢丝电动葫芦有CD电动葫芦,MD电动葫芦,HC电动葫芦,冶金电动葫芦,防爆电动葫芦,欧式电动葫芦,同步电动葫芦,双胞胎电动葫芦等,环链葫芦有低净空环链葫芦,单速环链葫芦,双速环链葫芦,防爆环链葫芦,以及电动葫芦配件供应等。产品设计生产制作流程严谨务实,每台产品首先经过科学计算,选用优质原料经过各种精加工处理,产品成型后经过严格的质量检验(自检或监检)合格后方可出厂,产品应用广泛销往全国各地服务众多企业,部分产品远销东南亚、欧美、非洲等国家和地区,全国各地市设有分公司或办服务处,为用户提供快捷的售前、售中和售后服务,真诚希望社会各界朋友携手我们,精诚合作,共创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