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收集与导航
快速询价X
快速询价 拨打电话

老公16岁的私生子来求我别闹离婚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

启动电动葫芦时不要一口气 电动葫芦 2021-11-06 10:52

早上我到花店没多久,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以前没有见过他,但我认出他是老公杨学武的私生子,名叫杨泊。

当杨泊小心翼翼地向我介绍自己时,怒火已然在我的胸中燃烧,我恨不得将他骂个狗血淋头。

但我不想把家里的丑事儿弄得人尽皆知,只好拼命克制住。

我毫不客气说:“我好像和你没啥可说的,你赶紧走,别影响我做生意。”

杨泊说:“阿姨,我今天来,是想向您道歉的。”

这小子此刻不是应该和他妈妈一起乐不可支吗?跑到这里道歉是何用意?

不过我实在是没有心思去猜测,依旧冷冷地说:“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快点走。”

然而杨泊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深吸一口气后说:“阿姨,您不要和我爸爸离婚好吗?”

我愣住了,杨泊怎么会跑来和我说这些事情?

只见他接着说:“我知道我和我妈妈伤害了您,真的对不起。阿姨,我是长大后懂事了才意识到自己的家和别人的家不一样,我妈妈和我爸爸在一起、我的出生都是巨大的错误。前几天 我得知爸爸要和您离婚,我怎么想都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所以贸贸然来找您了。”

这下我彻底蒙了。

记得杨学武和我提离婚时,声泪俱下地说想给他这个儿子光明正大的父爱。

眼看就要实现了,杨泊怎么会不想要?

我的脑子拼命地思索着,这时闺蜜李珍打来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我立即去她家。

我便一边嘱咐店员看好店,一边打发杨泊走。

而杨泊并没有死心,跟在我后面不停地向我道歉,求我别离婚。

我没有搭理他,直到上出租车前,才转头说:“你还是回家吧,大人的事儿就别掺和了。我是绝对不可能和你爸爸复合的。”

刹那间,我看到了杨泊那失落的眼神。

坐在出租车上的我正想闭目养神时,杨泊刚才说的每一个字却不由自主地蹦到脑海里。

他的这番话到底是发自真心,还是另有所图?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若是真心,那么这孩子的三观正,比他父母强。

杨泊有句话说得没错,他和他妈的存在的确伤害了我,当然罪魁祸首是杨学武。

有人说,最伤害你的,往往是你最爱的人。对于这句话,我现在是深有体会。

23年前,我在一个同学的婚礼上认识了杨学武。他大我3岁,在市里最好的一家装修公司做设计师。

杨学武帅气,有才华,而且认识之初,就给我留下了老实忠厚的印象。

他曾主动告诉我,他家的经济条件不太好,希望我能慎重考虑。

我属于有情饮水饱的人,对物质条件根本不看重,于是恋爱一年后,我嫁给了杨学武。

记得新婚之夜,杨学武紧紧握着我的手,说他一定努力让我幸福,绝不会对我有二心。

婚后第二年我生下了女儿嘟嘟,一家三口的日子简单而快乐。

嘟嘟两岁时,杨学武为了给我和女儿更好的生活,辞职和同事一起开设工程装饰公司。

创业所需的资金是我帮他筹的,我不仅管父母借钱,还把外婆留给我的一套房子抵押出去。

杨学武敢拼,不到两年就把本钱赚了回来。后来生意越做越红火,我们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最难能可贵的是杨学武并没有因为财大气粗而变样,他一如既往地疼爱我。

我生病时,他会放下工作陪我去看医生;我想开花店,他立马帮我找门店;我妈妈动手术时,他也忙前忙后。

所以,无论是在外人眼里,还是我心里,我都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然而这一切的美好,在一个礼拜前戛然而止。

那天晚上闺蜜李珍发来消息,问杨学武在家不。

当我告诉李珍,杨学武两天前去邻市出差,要一个礼拜才能回家之后,她回复说马上来我家。

不一会儿李珍就风风火火地进来了,她一见我就说:“陆霞,咱俩是几十年的姐妹了,所以有件事儿,我思前想后觉得必须第一时间告诉你,即便我家那口子怕我弄错了,怕你我因为这事儿产生隔阂。”

一看李珍这严肃的模样,我的心立刻紧张起来,连声让她有什么就痛快讲。

李珍立刻拿出手机让我看视频。

只见画面上出现的是一个生日聚会,在人群中我看到了李珍的外甥。

突然间我发现了杨学武的身影。我赶紧问李珍怎么回事儿。

李珍说:“今晚我和老公去我妹妹家吃饭,看见我外甥在电脑前剪辑视频,我随意扫了一眼,没成想扫到了杨学武。我赶紧问外甥这人是谁,外甥居然说是他好哥们儿杨泊的爸爸。这视频就是昨天杨泊过16岁生日时拍下的。”

我连连摇头说:“不可能,杨学武那么老实一个人,咋可能在外面有个这么大的儿子,肯定是人长得相似罢了。”

李珍却说:“你看他身上那件衣服,不是咱俩一起逛街时买的吗?导购当时说是限量版,全市就两件,都让咱俩买了。你看他的神态、说话声,不是杨学武是谁?你再看那个杨泊,是不是跟杨学武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心砰砰乱跳的我赶紧一遍又一遍地看视频,李珍说的没错,我不能骗自己。

我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瘫软在沙发上。

同床共枕22年的老公,竟然有个16岁的儿子,这叫我怎么相信?不行,我一定要问个清楚,于是我拿起手机。

李珍却阻止我道:“你疯了,这不是打草惊蛇吗?咱先把事情弄清楚,然后再想后面的事情。你千万别自乱阵脚。”

我哪里能不慌乱呢,深爱这么多年的人,竟然彻头彻尾地在骗我,我的心碎了一地。

李珍怕我出事,留下来劝了我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李珍就带着我去找她认识的一个私家侦探,托对方调查。

因为有李珍外甥提供的信息,所以没过几天,就有了反馈消息。

杨学武的确背叛了我,他外面的女人叫方梅。而方梅的哥哥方凯是杨学武的发小。

我知道方凯。方凯是杨学武的好兄弟,更是他的救命恩人。

读初中时,他们一帮人下河游泳,杨学武突然腿抽筋儿,差点淹死,是方凯不顾一切地救了他。

然而不幸的是,方凯在我和杨学武认识前因车祸去世了。

杨学武一直念着他,每年清明、祭日,都会去墓前祭拜。

既然方梅是杨学武恩人的妹妹,这杨学武又怎么能让她做自己的情人?这不是对不起方凯吗?

天呐,杨学武于我而言,越发陌生了。

私家侦探还告诉我们,杨泊的出生证上父亲一栏填写的是杨学武。方梅没有工作,全力照顾儿子。

杨泊学习优异,还在外面学雅思,好像有高中毕业后出国念大学的打算。

私家侦探的话语很温柔,但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尖刀插在我的心窝上,鲜血淋漓。

当李珍把浑身发软的我扶上车时,我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我痛恨自己太傻,引以为傲的幸福、美好,原来全是谎言与背叛,而且足足被骗了17年,我竟然毫无觉察,我真的是愚蠢到了极点。

我哭了许久后,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这时李珍问我打算怎么办。

我说:“离婚呀,我现在一想到他就恶心。我唯一担心的是嘟嘟得知自己的爸爸是这样一个卑劣的人,会接受不了。”

李珍说:“嘟嘟都读大三了,会适应的。对了,你离婚,一定让杨学武净身出户,一毛钱都别给他。”

我说:“当然,我没有做半点儿对不起他的事儿,他这样伤害我,我绝不会让他过舒服。”

说着我抹干眼泪,让李珍陪我去了当律师的表弟那里,还去找了杨学武公司的财务总监,之前,我帮了她一个大忙,所以她不好拒绝我。

当我办好一切后,李珍将我送回了家,分别时还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勇敢地向前看。我点了点头。

谁知我进门后,竟然发现杨学武在家。

我的火一下子冒了出来,恨不得冲上去把他打个痛快。但理智让我忍住。

我同杨学武打了个招呼后,准备回屋好好躺一会儿。

结果杨学武神色凝重地说:“老婆,我有个事儿想和你说。”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在了沙发上。

接下来,让我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杨学武扑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

我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问他这是做什么。

杨学武带着哭腔说:“老婆,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难道他要向我忏悔?我揣度着。

杨学武说:“老婆,你知道我那好兄弟方凯吧,他有个妹妹叫方梅。自打方凯死后,我就把方梅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方梅那时在省城工作,我一有空就过去看她。方梅25岁生日时,我去给她庆祝。我俩都喝得有点兴奋,结果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我很内疚,但方梅并没有怪我,让我当一切没有发生。可没想到,方梅竟然怀孕了,她不肯做流产,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自己抚养。我实在没法,只好将他们母子俩安顿在我们这个城市。”

虽然私家侦探已经把杨学武的所作所为告知给我,但现在亲耳听他讲述,心绞得更厉害了。

我痛得无法呼吸,不由得捏紧拳头喊道:“你现在把这丑陋恶心之事告诉我是想干什么?”

杨学武将头垂得更低了,他怯怯地说:“方梅的儿子已经16岁了,可我从来不敢在和他一起出去,不敢去参加家长会,生怕被人发现。

我除了出钱抚养他,没尽过一点儿做父亲的责任。我是罪该万死,可他是无辜的。所以我思前想后,决定给他一个名分。老婆,我想和你离婚,对不起!”

一听这话,我实在忍不住了,狠狠扇了杨学武一耳光,怒喊道:“好你个杨学武,当年你有了野女人,有了野种,你就和他们去过呀。我不会拦着你。那时我年轻,还可以再找。可你骗了我这么多年,把我拖成了人老珠黄了才提离婚,你是要我孤独终老吗?你太自私了吧。你现在光想着你儿子,你考虑过嘟嘟的感受吗?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杨学武说:“我当时想过和你坦白,可我说不出口,你对我是那么好。方梅也不准我说,因为她是真不想破坏我们这个家。所以我才能一直顺利地瞒着你。我也知道我对不起嘟嘟,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只能这样做了。我把我所有的财产都给你和嘟嘟,以后嘟嘟结婚生子,我都会尽父亲的责任。”

我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一个伟大的爸爸。行,你要离婚我成全你,不过你光把财产给我是不够的。”

杨学武问我还要什么。

我说:“这些年来,你养他们母子俩的钱,难道用的不是我和你的共同财产?就按16年算,你一年生活费10万不多吧,你给他们买的那房子现在值100来万,还有你儿子上贵族中学的费用。我也不算那么细,你再给我300万,我们就办手续。”

杨学武傻眼了,他没想到我居然如此清楚了他的事情。

他说:“老婆,我真拿不出来那么多钱。”

我说:“暂时拿不出来就打借条分期付款,如果不愿拿这个钱,那就别想离婚。你可以去法院起诉离婚,那更能让我心里畅快,我手里一把证据证明你重婚。你难道想让你儿子有个坐牢的爹?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对人这么狠过,想不到这个第一次会给了自己深爱23年的男人。

可我并没有解气,心里已成了一片泪海。

我回到了卧室,将结婚照狠狠地摔在地上,眼泪一颗一颗垂下,我好想此刻经历的是一场噩梦。

大约一个小时后,杨学武敲开了房门,说他同意我的要求。

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没想到杨学武为了离婚是如此不顾一切,看来他是彻底变心了,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杨泊,或许他是真的爱上了方梅。

结发夫妻的情分在他心中已荡然无存。

我冷笑道:“难道你不用征求下那个野女人的意见?她愿意跟你吃苦吗?”

杨学武说:“方梅就不是个贪钱的人,她也知道对不起你,你提什么要求都是应该的。”

我突然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不怕小3,就怕小3讲真爱。看来这方梅一心想做名正言顺的杨太太。

算了,不要为这事儿纠结了,快刀斩乱麻,赶紧结束一切吧。

我忍住心痛,让杨学武麻溜儿地赶紧从这个家滚出去。

第二天我们去我律师表弟那里写好了离婚协议,公司股份、房子、铺面、车子,股票、基金,存款都归我。

那天我找杨学武公司的财务总监要了这些年来,杨学武的分红和工资记录,缺口估计是花在方梅和杨泊身上。

杨学武也遵照诺言,给我写了一份借条。

由于那天是礼拜天,民政局不办公,我们便约好第二天一早去扯离婚证。

孰料星期一我正准备出门时,杨学武打来电话说身份证怎么都找不到,只能等他把身份证补办好后再去办手续,他办了加急,大概10天能办好。

谁成想杨泊会跑来求我别离婚,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

想到这里,我拨通了杨学武的电话,让他别出什么幺蛾子。

杨学武连连向我道歉,承诺一定把杨泊管好,不会再来打扰我。

一晃到了杨学武拿身份证的前一天,我正和店员准备花篮时,方梅走了进来。

以前我只是在照片和视频上见过她,当时李珍就说长得没有我好看。

现在看到本人,更是觉得容貌、气质压根比不上我。不知她到底是哪里把杨学武迷住了。

方梅说:“陆姐,我是方梅。”

我冷冷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方梅接着说:“陆姐,我今天来是求您别和杨哥离婚的,千错万错都是我造成的,杨哥是无辜的。”

真是怪了,这儿子刚求完,娘又跑来求,我很想看看他们唱的是哪一出。

方梅说:“陆姐,我从十几岁开始就喜欢上了杨哥,后来我哥去世后,杨哥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更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我知道这不道德,但我控制不了自己。那年我过生日,是我主动勾引的杨哥,因为我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哪怕不能做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不过,我从来没想过取你而代之。”

我忍不住嚷道:“你骗谁呢?你不想取而代之,他杨学武为啥要和我提离婚?”

方梅说:“他是真的觉得儿子可怜,从小到大没享受过一次光明正大的父爱。”

我说:“那就行了啊,我现在愿意让你们一家团聚,享受天伦之乐呀。”

方梅说:“我儿子杨泊是个正义的孩子,他从来都以抢人东西为耻。而我和杨哥事情,一直令他痛苦不已,我也不怕您笑话,他嫌弃有我这样的妈妈。他总说要努力挣钱,然后离开这儿,和杨哥划清界限。前些天,他得知杨哥要和您离婚后,极其愤怒,他不准杨哥离婚,杨哥怎么解释都不行。

后来又自作主张地跑来求您。他见自己人微言轻,索性在家闹起了绝食。我现在是真的知道自己犯了弥天大错,为了一己私欲,害了这么多人。我准备带杨泊回老家,不会再和杨哥有任何瓜葛。你们一家人将裂痕修补好,开心过日子行吗?”

听完方梅这一番肺腑之言,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拍了拍手说:“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杨学武会被你迷得晕头转向了,太会演戏了,你儿子也一样。”

方梅说:“陆姐,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把你儿子说得如此正义凌然,其实呢?他对离婚的反应如此巨大,怕是为了钱吧。只要我和杨学武把离婚手续一办,他不仅要把全部财产给我,还要还我三百万。我知道杨学武敢这样离婚,是找好了别的挣钱门路,而且启动资金就是你这些年攒下的私房钱。

可你儿子不甘心给我这么多钱,也担心他爸把钱都赔了,让他没法出国留学。若是我们不离婚,不就没这些麻烦了?所以他才会来找我,还逼你来找我,想必杨学武身份证遗失,也是他的杰作吧。”

方梅听了这话,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说不是这样。

我说:“我没想到你儿子小小年纪,可心机颇深。他千方百计地阻止我们离婚,还是为了以后能分杨学武名下的财产。你放心,无论怎样,我和杨学武这个婚离定了,还可以上法院起诉啊,因为我是真心想成全你们。”

我把话一说完,就厉声让方梅赶紧走。

望着方梅远去的背影,我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居然有了一丝畅快。

我对方梅所说的事情,是那天去李珍家,她告诉我的,准确来说,是李珍从她外甥嘴里套出来的。

杨学武主动提出离婚,很大因素是为了给杨泊更多的父爱。

我和杨学武离婚的事情,之前杨学武和方梅并没有让杨泊知道,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方梅是真心爱杨学武的,有没有钱都无所谓,况且她相信杨学武一定能保证他们母子俩衣食无忧。

而杨学武已经盘算好退路,再加上出于愧疚,他自然心甘情愿地把财产都给我。

杨泊的确因为家庭的特殊感到自卑,但是和父爱相比,他更在乎钱,所以他得知这个惊喜后,勃然大怒,逼着父母俩想办法别离婚。

杨学武哪里有脸出尔反尔,只有劝慰杨泊。杨泊根本听不进去,于是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杨泊把这些抱怨告诉给了李珍外甥。

操心我的李珍想更深入地了解杨泊家的事儿,就故意套外甥的话,没想到得知了这个情况。

当时我听完这一切后不禁哑然失笑,杨学武有这样一个儿子,估计以后会有很多苦头吃。

第二天,我和杨学武顺利办好了离婚手续,签字、按手印时,我看到他的手在颤抖,可能还是有几分不舍吧。

我的心还是痛的,不知何时伤痕才会抚平,但是终将有那么一天。

 

联系我们
  • 王经理
  • 0373-5878988
  • 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工业园
公司简介
美国电动葫芦生产厂家,电动葫芦分为钢丝绳电动葫芦和链条式环链葫芦,钢丝电动葫芦有CD电动葫芦,MD电动葫芦,HC电动葫芦,冶金电动葫芦,防爆电动葫芦,欧式电动葫芦,同步电动葫芦,双胞胎电动葫芦等,环链葫芦有低净空环链葫芦,单速环链葫芦,双速环链葫芦,防爆环链葫芦,以及电动葫芦配件供应等。产品设计生产制作流程严谨务实,每台产品首先经过科学计算,选用优质原料经过各种精加工处理,产品成型后经过严格的质量检验(自检或监检)合格后方可出厂,产品应用广泛销往全国各地服务众多企业,部分产品远销东南亚、欧美、非洲等国家和地区,全国各地市设有分公司或办服务处,为用户提供快捷的售前、售中和售后服务,真诚希望社会各界朋友携手我们,精诚合作,共创伟业!